您现在的位置 武桥新闻网>社会>国家大使②|刘宝莱:我对中东这片热土情有独钟
国家大使②|刘宝莱:我对中东这片热土情有独钟
发布时间:2019-10-25 12:51:20 访问量:4986

[编者注]

在新中国外交的70年里,许多令人难忘的“亮点”历历在目,光彩夺目,温度感人。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汹涌的新闻采访了许多代表中国海外的大使。他们见证了新中国外交发展的不同阶段,见证了祖国日益强大和在国际舞台上日益“举足轻重”的作用,也是在世界许多地区和大陆代表和维护中国国家利益和形象的实践者...

今天的“国家大使”系列发表了对我们前驻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约旦大使刘宝来的独家采访。

1990年5月,当时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万里访问了伊朗和伊拉克。陪同此次访问的外交部官员刘伯来给人的印象是“手中握有数百万军队”和“自满”。然而,他没有想到三个月后伊拉克入侵科威特。

78岁的刘宝来清楚地记得,一个月后,在北京亚运会前夕,面对伊拉克的明确反对,中国政府坚决支持科威特派出一个队参加亚运会。“当科威特队参加亚运会开幕式时,现场的中国观众都站起来热烈鼓掌向他们致敬,”几天前他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独家采访时回忆道。

这已经成为刘宝来中东“几十年”外交工作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时刻。在这感人的一幕背后,是对中国外交实践的完美诠释,中国外交以维护国际正义为己任。"这一事件在科威特政府和公众中引起了轰动!"他说。

刘宝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实习生张晨阳澎湃新闻记者郑袁超图

1991年,刘宝来成为驻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特命全权大使。1995年,他成为约旦哈希姆王国大使。在此之前,他曾驻在摩洛哥、苏丹和科威特大使馆。

刘宝来在20世纪60年代曾就读于当时的北京外国语学院,并在20世纪50年代末中阿外交关系热潮的影响下被选入摩洛哥学习阿拉伯语。

"我特别喜欢中东的这片热土。"刘宝来告诉记者,这些话表达了对40年和一行外交岁月的怀念,也表达了对这片经历了战争和变革、历经磨难和希望的土地的深切感受。

采访那天,他做了厚厚的一叠笔记,记录了多年来他对地区形势的想法和感受。其中,他还在报纸上精心剪下并积累了许多“豆腐块”文章。"我老了,但我仍然希望做点什么。"老前大使眯着眼睛笑了。

经历海湾战争与调解科威特华侨撤离

澎湃新闻:20世纪60年代,你去摩洛哥学习了一段时间阿拉伯语。你为什么选择学习阿拉伯语?

刘宝来:1965年9月至1967年2月,我在穆罕默德五世大学拉巴特人民学院学习阿拉伯语。当时,学习阿拉伯语有三个主要考虑因素。

首先是国家的需求。1955年万隆会议期间,周恩来总理会见了埃及总统纳赛尔。纳赛尔当时指出,埃及经济面临困难,主要是因为埃及的主食棉花出口无法出售,因为西方国家对埃及实施制裁,抵制购买埃及棉花。那一年(那一周),总理微笑着说这很简单。中国人口众多,如果每个人多穿2英寸的衣服,他会买下你所有的棉花。纳赛尔很高兴地说,“好吧,欢迎中国政府派代表团来讨论购买棉花的问题。”这样,双方达成了两项原则协议,一是中国将从埃及购买棉花,二是埃及将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

周总理回来后,立即指示(当时的)贸易部长叶庄吉派一个代表团去埃及购买棉花。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和埃及在1956年5月建立了外交关系,而叙利亚、也门和中国在那一年建立了关系。到20世纪50年代末,包括阿尔及利亚、苏丹、索马里和其他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都与中国建立了外交关系。随着中埃关系和中阿关系的发展,国家需要大量懂外语的干部,特别是懂阿拉伯语的干部,需要在第一线工作。在这种背景下,服从国家的需要,所以(一)学习了阿拉伯语。

二是服从组织分配,响应党的号召。当时,当领导和我谈话时,他说我需要学习阿拉伯语,因为我可以在英语系学好它,并且有助于学习阿拉伯语,而阿拉伯语更难学,所以当时他同意了。

第三是个人兴趣。因为那时我们还年轻,“新生的小牛不怕老虎”,我们想学阿拉伯语,看看有多难。此外,我们也知道中国与阿拉伯世界有着悠久的历史、古老的文明和深厚的历史渊源。我们也愿意学习阿拉伯语。

澎湃新闻:你从事外交工作已有40年,在此期间,中东地区也经历了许多重大的历史变化。在这些事件中,你认为对自己最有影响或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刘宝来:(是的)海湾战争期间,几个重要事件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次是在1990年5月,当时我陪同当时的万里主席访问伊朗和伊拉克。在访问伊拉克期间,当时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侯赛因建议阿拉伯国家也应该在多极世界中拥有一个极点。事实上,他的意思是伊拉克应该是阿拉伯国家的“首脑”,应该是极点。因为两伊战争刚刚结束,伊拉克有100万军队,经济恢复良好,发展和经济建设的各个方面都很好,萨达姆很自满。当然,我们没有想到在他说了这些话三个月后,他袭击了科威特。

1990年8月,伊拉克占领了科威特。8月22日,科威特副首相兼外交大臣萨巴赫访问中国。我去机场接他。我们一见面,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感觉。他非常感动。我们谈到了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他说:“我在这里向中国政府解释,科威特的领土主权应该得到保障,我正在寻求中国政府对科威特的支持。”当时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钱其琛与他会谈时,他明确提出两点:一是支持科威特这个合法政府;第二是坚决反对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他还指出,中国和科威特人民的心是紧密相连的,我们永远不会做任何有损科威特人民的事情。

另一个是8月21日,当我们有将近5000名工人从科威特撤离(离开)时,他们经过从科威特到巴格达、从巴格达到安曼的路线,然后乘我们的专机回家。从巴格达到安曼的线路上,有许多人,不仅是中国人,还有外国人。约旦政府压力很大,决定暂时关闭大门,并在打开和关闭之前疏散滞留在安曼的外国人。

在这种情况下,经过1600公里的长途跋涉,我们有2000多名劳工被困在约旦边境。因此,钱其琛副总理(陈辰)请我与正在中国访问的约旦外交部长马尔沃先生预约。他希望约旦能迅速“释放”人民,这样我们的人民就能在进入海关后乘专机回家。所以我会见了马尔瓦奥的外交部长,并要求约旦尽快采取措施。他(当时)立即打电话给侯赛因国王,侯赛因国王立即同意了。因此,我国2000人很快进入海关,乘专机返回安曼。

1990年9月,在北京亚运会前夕,伊拉克政府也明确表示反对科威特代表出席。不过,科威特政府也明确表示,科威特是一个主权国家,应该派一个科威特代表团参加亚运会。最后,我们站在科威特一边,坚决支持科威特队参加亚运会。科威特代表团出席亚运会开幕式时,在场的中国观众都起立,热烈鼓掌并向他们致敬。这一事件在科威特政府和农村引起了轰动!

与“传奇总统”和“铁腕统治者”的友谊

澎湃新闻:我读过你写的几本书。自从你的驻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大使离任后,你写了《扎耶德总统的传奇——我知道》,它被收录在许多外交官共同撰写的《外交历史纪事》中。你为什么想写扎耶德总统?

刘宝来:扎耶德是一个有战略思维、有长远发展眼光、愿意为人民工作的人。他曾提出“团结就是力量”的观点。他认为阿布扎比酋长国太小,不能单独存在,所以他说服了其他六个酋长国联合起来建立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所以他创建了阿联酋,是阿联酋之父。

1991年10月20日,刘宝来向阿联酋总统扎耶德递交了国书。两人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交谈。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二是发展战略。扎耶德认为一个国家离不开钱。要发展这个国家,需要一个发展战略和一个完整的计划。因此,阿联酋的陆、海、空基础设施发展迅速,经济多样化。它不仅经营石油,还经营石化、农业、旅游等领域。与此同时,它在教育、文化和卫生领域得到发展。

他特别重视绿化。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最重视绿化的海湾国家之一。扎耶德有句名言,“即使我没有水喝,我也会种树。”在阿联酋种树从幼苗到生长需要5000美元。阿布扎比是一个花园城市。扎耶德为这座花园城市付出了辛勤的劳动和代价。当尚坤总统访问阿联酋时,他称赞阿布扎比是沙漠中的绿洲,当地人用“黑金”堆砌而成。

澎湃新闻:你刚才提到了尚坤总统对阿联酋的访问,扎耶德总统访问了中国,你也在那里。当时给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刘宝来:扎耶德总统对中国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特别是,他记得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圣训中的一段话:“尽管知识在中国很遥远,但我们也应该寻求它。”扎耶德总统认为穆罕默德当时的提议表明中国已经非常发达。

扎耶德总统有许多关于中国文化的有趣故事。当扎伊德总统在1990年5月访问中国时,杨尚坤总统送给他一幅扎耶德总统画像的刺绣品。扎耶德总统从不同的角度微笑着。扎耶德总统还给杨尚坤总统一只金孔雀,两公斤半纯金,嘴里、翅膀和脚上都有宝石。扎耶德总统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他说:“阁下,你给我的礼物是无价的。我给你的礼物很有价值。”

1992年6月,当杨尚坤(左六)在沙迦停留时,他与刘宝来(左五)和中国驻阿联酋大使馆的一些人员合影。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澎湃新闻:阿联酋之后,你作为大使去了约旦。卸任后,你写了一些文章来回忆你在约旦的经历。你写道,你和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当时是一位王子)有很多接触,他被称为“铁腕国王”。你推测性地交谈,感觉和你的朋友很亲近。作为一名中国外交官,你是如何与阿卜杜拉国王建立如此密切的个人关系的?

刘宝来:我从1995年到1999年在约旦工作。我对阿卜杜拉有着深厚的个人感情,因为阿卜杜拉国王非常重视个人感情,愿意交流。我之所以能够和他有深厚的个人感情,是因为我对王子进行了认真的“研究”,阅读了王子写的相关文章,这对我理解王子的性格非常有帮助。此外,它是增加情感上的“投资”。每次他邀请我,我都会来,这增加了他对我的信任。我们经常有深入的谈话。每次王子问我问题,我总是回答。我会尽我所能尽快处理王子的一些请求。紧急的事情需要紧急处理。特殊的事情需要特别处理。因此,阿卜杜拉王子经常在侯赛因国王面前称赞我,说中国大使与我关系良好,中国大使值得信任。当时中国为约旦的建设做了一些实事。

澎湃新闻:阿卜杜拉王子,包括他成为国王后,对中国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刘宝来:阿卜杜拉王子曾经问安曼哪家中国餐馆最好?我立刻不假思索地告诉他,最好的中国餐馆是中国大使馆,这是个笑话。他说,“好吧,我会成为你们中国大使馆的客人。”我把菜单给了他的秘书后,他的秘书很快打来电话,说王子说要再加一个油炸芝麻球。因为他在杭州期间也吃了油炸芝麻球,所以他非常喜欢吃中国米饭。

1999年6月9日,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在约旦首都安曼的皇宫举行就职典礼。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阿卜杜拉国王非常重视中国的大国地位,因为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成员。他相信中国可以在世界上发挥重要作用。此外,他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发展值得借鉴,为世界人民提供了新的思维方式和发展模式。他曾指示下属和内阁成员研究中国改革开放的有关文件。当我2017年访问约旦时,约旦规划部长告诉我,他已经通读了19份报告。有两个目的。一是着眼于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第二,看看约旦能否借鉴中国未来的政策,以便约旦能够在更多项目上与中国合作。

阿卜杜拉国王于2015年与中国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约旦是AIIB的创始成员之一。阿卜杜拉国王坚决支持“一带一路”,愿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加强双方的全面合作。

摆脱“投掷炸弹和从事恐怖活动”的固有印象

澎湃新闻:你最近写了一些关于美国国务卿庞贝今年早些时候中东之行的文章。当时,在你的评论中,你说美国在世界上“制造麻烦”,然后给中东增添了混乱。然而,取得的成果很少。特朗普上任后,你如何评价他的中东政策?

刘宝来:特朗普上台后,尽管他对奥巴马的政策将永远反对“奥地利”,但从战略上来说,美国从中东的战略收缩与奥巴马是一致的,而且已成定局。

他(美国)想减少在中东的投资。特朗普多次表示,这么多年来,他在中东的支出超过了5万亿美元,并没有给美国人带来多少好处。特朗普仍然希望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军。

尽管特朗普政府增加了在海湾地区的投资,但这种投资是战略性的,而不是战略性的。随着美国在中东地位和影响力的下降,美国人肯定会在中东“做点什么”,以实现“离岸遥控”,并继续保持其在中东的主导地位。此外,这也是从中东浑水摸鱼,收获巨大利益。因此,特朗普政府现在正在中东推行单边主义。它毫不犹豫地以其武断和恃强凌弱的行为扰乱中东,但它也希望实现"混乱和控制"的目标。

目前,美国在中东的政策基本上可以概括为:“亲以色列”(亲以色列)、“亲沙特”(亲沙特)、“反伊拉克”(反伊朗)、“叙利亚”(反叙利亚)、“削减俄罗斯”(削弱俄罗斯)。

刘宝来在埃及亚历山大的海边。受访者提供了照片。

澎湃新闻:在这种状态下,中国如何从大国外交的角度认识中东地区?

刘宝来:中国从大国外交的角度看待中东,应该考虑三个方面:第一,应该看到中东的战略地位和优势;第二,人们经常问“中东问题”。中东要去哪里?第三,中国与中东国家的密切合作及其与中东国家的关系。

首先,中东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中东是欧洲、亚洲和非洲的交汇点。它有独特的地理位置,是东西方之间的交通枢纽。它拥有霍尔木兹海峡和苏伊士运河,为世界能源和交通提供了重要的通道。此外,中东地区自然资源丰富,占世界能源储量的一半。中东有五个主要市场。一是经贸市场——中东地区每年的进出口贸易可能接近2万亿元人民币。第二个是能源市场。第三是劳动合同市场。第四是技术市场;第五是军事贸易市场。

第二,中东走向何方?习近平主席对这个问题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当习主席2016年访问埃及并在开罗阿拉伯联盟总部发表重要讲话时,他指出了中东的发展方向。解决分歧的关键是加强对话。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是加快发展。道路选择的关键是要符合国情。Xi主席还提出了中国在中东的“三不原则”,即我们不寻求在中东的代理人,而是敦促和平和促进会谈。不要参与势力范围,而是要促进每个人加入“一带一路”朋友圈;我们将编织一个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网络,而不是寻求填补“真空”。

第三,中东是中国的“大外围”。中东地区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新中国成立以来,三次主要的海外撤离都在中东。第一次是在1990年8月,当时约有5000人从科威特撤离,包括台湾和香港同胞以及新加坡的中国人。第二次是2011年2月从利比亚疏散了大约35 000人。第三次撤离是在2015年9月,约有900人从也门撤离。

因此,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可以极大地促进中国与中东地区各国的全面合作。我们与中东国家的关系现在已经上升到战略伙伴关系。中阿合作论坛在这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将在未来发挥更大作用。

澎湃新闻:刚才你也提到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在阿拉伯国家的实施。目前,18个阿拉伯国家应该加入“一带一路”倡议,但我们的“一带一路”倡议仍然面临挑战。你怎么想呢?

刘宝来:我们现在在中东面临的挑战主要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中东地区的总体局势相对稳定,但部分不稳定。一些国家的政治不稳定影响了双方的合作。第二,(中东)地区的一些国家正面临经济困难和融资困难,这直接影响到项目的建设和进展。第三,恐怖主义的蔓延对我国公司人员的财产和生命安全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害。

此外,美国正在制造麻烦和破坏。特朗普政府在许多方面阻挠了“一带一路”倡议,并在一些国家做了一些私人工作,告诉他们不要参与与中国的合作项目。这将对我们宣传“一带一路”产生负面影响。

澎湃新闻:除了国家层面,民间层面呢?你认为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应该如何达成“共识”?

刘宝来:中国和阿拉伯国家之间最大的问题是缺乏相互理解。我认为应该从这些方面加强沟通。一是加强上、中、下三级的互访和交流。二是加强民间交流。此外,还出版了双方的相关书籍和杂志,以增强双方从文本中的理解。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是语言交流,这样更多的人可以理解阿拉伯语,更多的人可以学习汉语,通过汉语更好地理解中国。我们应该加强青年工作,组织大批青年来中国参观学习,增加知识,加强精神交流。

中阿之间的民间交流,领域广阔,内容丰富,包括媒体,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我建议媒体可以到中东地区各国去拍纪录片,这样可以增加大家的相互了解,也使中国观众更了解阿拉伯世界。不要一提起中东来,就认为(中东)就是

福彩快三


上一篇: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全景纪实
下一篇:杠杆资金大幅加仓股曝光!浦东金桥买入占比高达54.70%